第501章 萧月儿思念弟弟,感动了上天-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三木游游作品-二二小说
    莲雾城。

    祁宁远的属下昨日已经带着“家书”乘坐着小船先行离开了,这会儿连瑀正要送祁宁远出城,借给祁宁远的大船已经准备好了,需要的物资也都搬上了船。

    “连城主,这次多谢了,日后有机会,你可一定要到落英城去做客,也让我尽尽地主之谊。”祁宁远拱手对连瑀道谢。

    连瑀微微一笑:“以后有机会,我会去叨扰祁少主的。”

    “以前的事情不提了,接下来还希望祁家和连家能够友好往来。”祁宁远对连瑀说,已经暗含了要合作结盟的意思,毕竟现在纪家已经确定成为了祁家的敌人,祁宁远在解决掉纪家之前,不会跟其他家族为敌。

    连瑀神色微喜:“那是当然。”

    说话间,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连瑀看不到,祁宁远转头就看到了一颗光溜溜的脑袋出现在城门口,他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晋连城穿着一身灰色的僧袍,背上背了一个包袱,眼眸沉静淡然,看着像是要出远门。连策与他并肩而行,前来送他。

    “瑀儿。”连策叫了连瑀一声。

    “爹怎么来了?”连瑀有些奇怪,连策之前都说了祁宁远的事情他不插手,连瑀看不到,所以并不知道晋连城也在旁边。

    “呵呵,连老城主这是要送连城公子外出?”祁宁远笑着问了一句。他这是第二次见到晋连城,第一次见面,晋连城还不是光头。

    连瑀微微皱眉,晋连城要外出?他怎么不知道。昨日晋连城跟他聊了很久,根本只字未提要出门这件事。

    “祁少主,贫僧法号元规。”晋连城仅有的一只手竖在胸前,缓缓地说了一句,从外表到神情,倒真的像个和尚。

    “元规?这法号倒是有些特别,是玄苦师父起的吗?”祁宁远微微一笑问道,“不知元规师父这是要去哪里啊?”

    “贫僧早已剃度,遁入空门,只是先前连家遭逢危机,贫僧便多留了些时日。现如今连家危机已经暂时解除,贫僧也该兑现对师父的承诺,前去元隐寺。”晋连城微微垂眸说。

    连瑀心中微沉。晋连城要走,没有跟他提过,怕是连策也是今日才知道,没来得及告诉连瑀。

    连瑀知道晋连城一定是在说谎,因为玄苦此时根本就不在元隐寺,他临走的时候说了要去找他的大徒弟元湛。晋连城不知道,但连瑀知道元湛就是穆妍家的小星儿,所以玄苦此时不出意外的话身在神兵城,一年半载都不会回来。玄苦当时说,让晋连城安心在莲雾城等着,他归来之后会来莲雾城看望晋连城,如果晋连城愿意到元隐寺剃度出家,他就接了晋连城,再一起回元隐寺。

    所以,连瑀很清楚,晋连城说他要去元隐寺一定是假的!连瑀很容易就想到了晋连城打算做什么,他是要出门,但怕是要去纪家,找穆妍!

    昨日连瑀还问了晋连城,换回来的那封祁宁远亲笔写的信在哪里,晋连城跟连瑀说他已经把那信给烧了,连瑀根本不信。

    但此时祁宁远就在身旁,连瑀也不可能乱说话拆晋连城的台,否则以祁宁远的心智,很容易就能察觉到别的很多东西。尤其是连瑀猜测晋连城打算去纪家这件事,是绝对不能让祁宁远知道的,因为连家现在跟纪家不能扯上任何关系。

    “这样啊?”祁宁远笑了,“连老城主是要亲自送元规师父前往星柘岛?还是元规师父打算独自前往?”

    连策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晋连城神色淡淡地说:“贫僧独自前往星柘岛,不需他人相送。”

    祁宁远看到了大船旁边还停了一艘小船,想必这就是连策给晋连城准备的了。

    祁宁远深深地看了晋连城一眼,突然开口说:“元规师父,星柘岛与落英城在相同的方向,离得也不远,不如元规师父与我同行,到落英城之后,上岸做客,歇息几日,然后我再安排船送元规师父前去星柘岛。元规师父意下如何?”

    晋连城摇头:“多谢祁少主的好意,贫僧心领了,但贫僧还是一个人上路吧,免得叨扰了祁少主。”

    “怎么会?”祁宁远笑着摇头,“其实我邀请元规师父同行,也是有一些私心的。大家都知道元规师父并不是在莲雾城长大,是连老城主从天元大陆寻回来的。我最遗憾的就是没有机会到天元大陆去看看,今日偶遇也是缘分,接下来元规师父可以跟我讲一些天元大陆的风土人情,让我也长长见识,互相为伴,元规师父就不要拒绝了。想必元规师父对这边的海域也不是太了解,一个人上路,连老城主未必放心啊!”

    连策动了动嘴,脱口而出的话又咽了回去,转头看了连瑀一眼,问了一句:“瑀儿,你意下如何?阿城跟着祁少主一起走,会不会太打扰祁少主了?”

    连策知道自己之前冲动之下做了不少错事,所以如今很多事都让连瑀拿主意。

    祁宁远看在眼中,只是觉得连家这对父子挺有意思,但也符合连策的性格,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连瑀微微一笑说:“这件事,就让表哥来决定吧,怎么样都好。”

    连瑀不敢表现出他对晋连城要走这件事一无所知,那样会让祁宁远生疑。现在连瑀管不了晋连城,晋连城要不要跟祁宁远同行,只能他自己决定。

    晋连城犹豫了片刻,祁宁远又盛情相邀,晋连城就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祁少主如此友善,那贫僧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连老城主,连城主,多谢款待,告辞。”祁宁远拱手跟连策和连瑀告别,然后对晋连城说,“元规师父,请。”

    “祁少主先行。”晋连城依旧是一副已经看破红尘的样子,眼眸沉静无波,也没有表现出不舍。

    连策看着晋连城跟着祁宁远一起上了那艘大船,晋连城抬手,对着连策挥舞了一下,高声说:“舅舅,回去吧,不必担心我。”

    连策连连叹气,看着那艘船缓缓地离开了海岸边,朝着落英城的方向而去,在视线中越来越小,直到看不见。

    “瑀儿,也不知道阿城是怎么想的,今日一早突然就找到我,非要走,说连家没事了,他也放心了,他要去找玄苦,以后就留在元隐寺了。”连策显然对晋连城很不舍,但一向很疼爱晋连城的连策并没有阻拦晋连城。

    连瑀神色并不好看:“阿城表哥说什么,爹就信什么吗?”

    连策愣了一下:“瑀儿你这是何意?阿城现在除了元隐寺,还能去哪里?况且他都答应跟着祁宁远一起走了,我还有些担心祁宁远会对他不利,但星柘岛跟落英城的确是一个方向,顺路,祁宁远应该不会冒着得罪玄苦和元隐寺的风险,对阿城出手。”

    “爹,前日来找我的那个朋友,是穆妍。”连瑀开口对连策说。

    连策神色微变:“是她来了?你怎么都瞒着我?我该当面跟她道谢的!”

    “爹,如果我不瞒着你,阿城表哥前日就走了。”连瑀说。

    连策神色一僵,他知道连瑀的意思。连瑀跟连策说的事情,连策都会告诉晋连城,如果连策知道穆妍来了,就算他有心想瞒着,怕也瞒不过晋连城,那样的话,晋连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连策想到这里,神色微变:“瑀儿,你的意思是,阿城根本不是要去元隐寺,他要去找穆妍?”

    “除了穆妍,还有谁能让阿城表哥如此不理智,一个人外出?”连瑀冷声说,“即便我没跟爹说实话,阿城表哥还是猜到了来找我的人就是穆妍,只是他猜到的时候晚了,穆妍已经离开了,去了纪家。”

    “那阿城为何不直接去纪家,却非要今日跟祁宁远碰上,祁宁远邀请他同行,他也没有拒绝。”连策不解。

    “我想阿城表哥应该知道穆妍来这边的目的,也明白祁宁远早晚会跟穆妍为敌,所以他最终目的是去纪家去找穆妍,却故意跟祁宁远同日出发。以祁宁远的性格,肯定会邀请阿城表哥同行。阿城表哥的目的,就是接近祁宁远,去寻找更多可以帮到穆妍的机会,好让穆妍对他改观,感激他。”连瑀冷声说。他的心智的确远不如晋连城,晋连城怕是昨日已经决定了这件事,却故意不告诉他。因为晋连城料定了连瑀不会拦他,也不敢当着祁宁远的面多说什么。

    “去找更多可以帮到穆妍的机会?”连策的眉头拧了起来,“能有什么机会?”

    “譬如了解祁宁远的弱点,打探到祁家某些不为人知的内幕,甚至想办法查到祁家的龙焱花藏在何处,这些都是穆妍需要的。”连瑀知道晋连城不会做对穆妍不利的事情,因为他在想方设法对穆妍示好。但即便如此,对于晋连城的行为,连瑀也无法认同。

    因为穆妍来到这边之后,虽然很多事情都是随机应变,但总体来说是有自己的计划的。晋连城一意孤行,即便打着为穆妍好的旗号,也未必不会好心办坏事。

    况且连瑀也算了解穆妍,穆妍恩怨分明,晋连城就是算定了这一点,非要做些事情让穆妍欠他的恩情,到时候这本不该有的纠缠只会越来越深,越来越乱!

    “阿城怕是执念成魔了……”连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早想到阿城的想法,我一定拦着他,可现在也晚了。他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害了他自己啊!”

    “爹现在就盼着阿城表哥在祁宁远眼皮子底下能活着脱身吧。”连瑀的语气很冷。他不是责备连策没有与他商议便让晋连城走了,他只是对晋连城真的无话可说了。

    而客观来说,祁宁远心智如妖,晋连城也不遑多让,这样两个人碰到一起,不管谁比谁聪明,至少祁宁远实力更强,晋连城又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故意接近祁宁远,一旦让祁宁远发现,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连策闻言,脸色更难看了,都想出海去把晋连城追回来,因为祁宁远真的不是什么善茬。

    但连瑀拦住了连策,对连策说:“这是阿城表哥自己的选择,随他去吧,是福是祸,是生是死,我们管不了了,爹该学会放手了。”

    连策沉默了,在海边站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去追晋连城。

    连瑀回到城主府,提笔写了一封信,打算派人送到纪家去给穆妍,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因为纪家此时肯定严密防备,如果信落入他人手中,反倒会给穆妍惹来很大的麻烦。

    “大哥,表哥走了,我师父不会有事吧?”连菁问连瑀。

    “她那么聪明,定能逢凶化吉的。”连瑀话落叹了一口气。

    却说晋连城,跟祁宁远一起坐船离开了莲雾城,朝着落英城的方向而去。

    祁宁远对晋连城很客气,问了晋连城很多有关天元大陆的问题。

    晋连城都做了回答,不过他所说的话真假掺半,祁宁远因为不了解天元大陆,也无法判断。晋连城没有告诉祁宁远他来自天羽大陆,他所说的话之中也只字不提穆妍和她身边的人,跟祁宁远所讲的天元大陆的风云人物,都是冥御风和青虞之流,甚至还提到了现在已经死去的所谓神医叶重华。

    如此,没过几天,两人俨然已经结为好友,每次碰面都相谈甚欢。


第501章 萧月儿思念弟弟,感动了上天(第1/2页)
二二小说提示: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文章阅读页面,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目录。
② 如果您发现本书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赖以生存的二二小说需要您们的建议和更多的参与!
③ 如果您发现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最新章节已更新,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④小说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三木游游念个人观点,与二二小说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书友提供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无弹窗阅读平台。
⑤《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是一部非常好的书,文笔优美,情节动人,让人容易进入情节,为了让作者"三木游游"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多多推荐本书和宣传,也是作者三木游游的一种另类支持!推动小说的美好前景,需要您我共同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