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不期望的爱恋(一)_三眼法医_沐轶_二二小说
    佟姗放下酒杯,啊了一声:“好酒!”拿起筷子,很熟练地加了一夹菜送进嘴里,赞道:“表姐,表舅老人家这茅台是正宗的,绝对!”又加了一家菜吃了,瞧了一眼傻愣愣端着酒杯的聂枫:“枫哥哥,快干了啊!”

    聂枫还真有些吃惊,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一口气干掉一大杯白酒,不由得不让人吃惊,在女孩子面前,喝酒当然不能装熊,虽然这一大杯白酒一口干,是有些难受,但聂枫当然不可能输给一个小女生,一仰脖,咕咚咚干了这杯酒,故意抿了抿:“嗯,的确是真的!”

    韩羽蓉很高兴:“那就好,我还担心这茅台有假呢,是真酒就好!来,吃大闸蟹!聂师兄,吃啊。”夹了一大腿放在聂枫的碗里。

    聂枫笑了:“你老爹是公安局长,谁敢给他送假酒啊,不想活了?呵呵呵,吃!”拿着蟹腿啃了起来,那姿势有些夸张,逗得韩羽蓉和佟姗咯咯笑。

    吃了一会,佟姗问:“枫哥哥,我听表姐说你也是法医,当法医好玩吗?”

    刚才那猛一杯白酒有些上头,同时也点燃了聂枫的热血,而佟姗这句话又刚好点在了他心眼上,扔下蟹腿,轻轻一拍桌子,说道:“哎,真是个中滋味,有谁能知道啊!好玩固然有好玩的,可心酸处,却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明白!”说罢,摇摇头,拿起蟹腿又啃了起来。

    佟姗瞧了一眼韩羽蓉,又问聂枫说:“我就觉得法医很神奇,看一看尸体,就知道怎么死的,就知道是谁杀的,火眼金睛!多神奇啊!”

    聂枫有些得意:“那当然,冲你这句话,说明你还是多少了解一点法医,好,理解万岁!干!”端起酒杯,和佟姗碰了一下,一口气又干了一杯。

    佟姗早就满脸红霞飞了,眼看着这杯白酒有些胆寒,迟疑了片刻,偷眼看了看韩羽蓉,又瞧了瞧聂枫:“我喝一半行吗?”

    “一半?呵呵,行啊,毛老人家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也就是说,妇女最多能顶一半!顶全部?嘿嘿,那是不行的!”

    “胡扯!”韩羽蓉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鲜榨果汁,“毛主席是这意思吗?整个胡诌!”

    佟姗却不示弱:“好啊,那我让你看看我们女人是怎么顶住整个天的!”一仰脖,咚咚咚咚,连气都不喘,将满满一杯白酒喝了个底朝天!

    聂枫鼓掌到:“好!好酒量!”

    “那当咳咳咳”佟姗得意地说了半句,便被反涌上来的酒劲呛得一个劲猛咳。咳得弯下腰干呕了几声。

    韩羽蓉赶紧给佟姗拍着后心,回头狠狠瞪了聂枫一眼:“喂!你疯了!她才十七八九岁呢!这么灌她!”

    聂枫没注意韩羽蓉的话,见佟姗咳得满脸通红,歉意地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佟姗甩开韩羽蓉,咳嗽两声:“什么啊?这才刚开始,有本事咱们对着瓶子吹!”

    聂枫正要说话,一斜眼看见韩羽蓉拼命眨眼睛,便笑道:“行啊,不过刚才抓抢匪有点累,这回子饿了,这么好吃的东西,我还没吃几块呢,吃一点再拚,如何?”

    此刻两杯满满的白酒下肚,至少有二两,佟姗喝得太急,感到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听聂枫这话,正好借坡下驴:“好啊,先让你吃点东西,咱们再拚!”夹了几夹菜塞进嘴里不停咀嚼着。

    聂枫不紧不慢吃着大闸蟹,一边赞不绝口,却不提议喝酒,还给佟姗夹了菜,半真半假地议论一些佟姗也很感兴趣的电视明星青春偶像啊之类的事情。佟姗得以缓了缓,终于将胃里翻腾的感觉压了下去,她当然知道这是聂枫在让着她,真要喝,再连续干上一满杯,她佟姗非现场直播不可。

    佟姗心里挺感激聂枫的,心想这个小法医还真不错,不仅车技好,会打架,还知道怜香惜玉,自己以前喜欢的那些男人,跟他简直没法比!

    佟姗缓过劲之后,见聂枫谈笑风生,知道自己酒量和他相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再不敢提议满杯干了。

    这一来,当然就慢慢喝、细细品,一边吃菜一边聊天,佟姗青春年少,所谓少年不知愁滋味,并不在乎法医的辛苦,反倒对法医工作充满了好奇,不停地问东问西。聂枫侦破那件大案之后,对自己的工作第一次强烈地感到了一种成就感和自豪感,所以仗着酒劲,海阔天空地说了起来,说的最多的,就是自己在大学时的有趣的事情。韩羽蓉见聂枫兴致很高,也时不时给他凑凑趣,更增添了聂枫的兴致。

    一边喝一边聊,聂枫当然不是一个只顾自己高兴的人,不时地问问两个女孩子的学校生活,这是三个人都有兴趣的话题,受到聂枫的感染,两个女孩也兴致勃勃说了好多自己学校时有趣的事,说到高兴处,便嘻嘻哈哈笑得拍桌子跺脚,一瓶茅台不知不觉中便被聂枫和佟姗两人喝光了。

    吃得很爽,喝得很尽兴,聂枫感到很高兴,韩羽蓉叫服务员买单要走的时候,聂枫才笑着上卫生间去了。

    佟姗见聂枫背影消失在卫生间门后时,凑过头低声对韩羽蓉说:“喂,表姐,说实话,聂哥真的不是你男朋友吗?”



三眼法医第49章 不期望的爱恋(一)(第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