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5章 不见_西游之火鳞大王_醉殷然_二二小说
    夜尽天明。

    夜幕褪去,又到了白天。

    敖睺趴在水底,闭上眼睛,静静疗伤。这一回他身上鳞片的暗淡,和神情的萎靡,都不再是伪装了。

    是真的。

    在天河里来回游了一圈,不论是肉躯还是元神,都不同程度上的有了损伤。

    肉躯上的伤势倒也罢了,虽然也有些严重,但最多三五个月怎么着也能好了。

    真个让人头疼的是元神。

    灵魂上的虚弱,没有个七八年,是不可能换过劲来的,至于完全恢复,起码也得二十年起。

    弱水里游了一遭,这代价实在已算得上是轻到极点了。

    小玉兔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接下来过了许久许久,她都没有再来过。

    起初,敖睺也没有太过在意,他保持着习惯,在月圆的时候,悬停在水面下方一点,静静的等待。

    然而,这却落空了。

    不止一次的落空

    半年以后,敖睺不再浮头了,他专心致志的潜在水底,入定疗伤,最初的时候因着习惯,在月圆之夜他总会不自觉的醒转,但如此这般,再过了几回之后,从第九个月开始,敖睺渐渐的适应了。

    入定变深。

    时间其实很平常,不论如何,就只是会流淌。

    三年一晃。

    这一天,敖睺从入定中醒来。

    元神上的伤势,已经好上一些了,他又略微缓了一会,觉得脑中的沉闷好了许多,眼神中一丝满意闪出,伤势回复的速度比敖睺预料的妖快一些,也许下次再从入定中醒来,就能大半康复了。

    “咿呀!”

    元神里,一个声音立刻便响了起来,七分欣喜,还有三分埋怨。

    是小家伙。

    敖睺忙于疗伤,入定之中,自然不可避免的,小家伙又变成孤单了。

    “小东西!”

    眼中闪出笑意,敖睺的元神伸出手,在小家伙那白胖胖的脸颊上摸了一把,安抚了几下,小家伙终于稍稍消停了,却又立刻缠住敖睺,要让他讲故事,陪着玩。

    最磨人的永远都是小家伙们。

    这一顿折腾。

    足足过去三天,小家伙终于疯累了,躺倒在本体的异空间中,呼呼大睡。

    白胖胖的小身子蜷着,说不出的可爱。

    终于又恢复平静了。

    “呼!”

    敖睺吐出一口气,心绪慢慢沉淀了下来。

    四周围水波不兴,只要敖睺自己不动,周围的水便也就静默着。这处凌霄殿前的小池,是一方孤潭,没有活水注入,除了刮大风以外。

    平常的日子里,潭底就是这样的一副样子。

    平淡。

    敖睺没有觉察到什么不妥,他的心情也淡的和这止水一样。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忽略了,却又好像没有。

    脑袋里,记忆还在。

    敖睺的眼神闪了闪,旋便又恢复成原样。

    他已经不再是当初珞珈山莲池中的那一尾初踏修途的小鲤鱼了,如今在这世界经历了许多,他的心绪早已十分的坚硬。

    “哗!”

    一声水响,敖睺浮头到水面。

    外面,太阳才刚刚升起。

    丝丝的微风吹拂在小潭上,带动几株莲叶,田田的摇摆。

    敖睺往四下里看。

    果然,和以前所见的一样,距离小潭最近的水域,是一条窄窄的玉带河,他如今所在的小潭,处在凌霄殿的最外围,而那条玉带河,则是擦着白玉的台阶在流淌。

    微波粼粼。


西游之火鳞大王第0165章 不见(第1/2页)